企业邮局登录
 
用户名: 密码:
 
用户名: 密码:
首页
走进森宝
核心业务
新闻中心
企业文化
加入森宝
联系我们
   
企业文化
影视之窗
 
  企业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
 

重阳节感怀

 

□ 吴永长

 

    “岁往月来,忽复九月九日”,佳节又重阳。重阳节有登高的习俗,不管是登山还是登塔、登楼,登高望远,暂得超脱尘俗,或遥寄相思,或感慨岁月,或期盼来日。
     登高不仅仅是一种单纯心情愉悦的过程,它的魅力更在于是一种消遣忧伤,由忧而喜,由喜而忧,反复转变过程。随着时空的转换,我们郁积的情绪会潮起云涌,情绪的起伏运动,引起大喜、大悲,大喜大悲的相汇,给我们带来新的活力,激起更为强大的生命力。
    满眼的山光水色,或物产、人文景观,填充着我们的心灵。暂时的忘却背后酝酿着巨大的风暴,经受风雨的洗礼后,心灵开始新的或喜或悲的旅程:循阶除而下降兮,气交愤于胸臆。夜参半而不寐兮,怅盘桓以反侧。王粲登楼后,“虽信美而非吾土兮,曾何足以少留”的忧思滋生漫延,陈子昂则“念千古之悠悠,独怆然而泣下”。但更多的时候,我们登高得到的是一种纵观古今,如滚滚东逝之水般平静而有力的快乐,孔子当年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,何等气魄!“荡胸生层云,齐鲁青未了”,诗圣杜甫登高亦豪情满怀。
    登高是我的至爱,大概生于平原,长于平原的人们,长期“淹没”于无垠的平坦中,对登高都会有着更为浓厚的兴趣。一个小土包,一棵大树,都是可以借以眺望远方的去处。当然,有真的山可以登临,则更是幸甚之至。记得我第一次见到耸立的、绵延的大山时,两股战战,急于先登,那激动之情,兴奋之举,难以忘怀。“我要登上高山去,那里有朴素的人家,那里有清新的空气。”简单的诗句,每每吟咏,仿佛一下子就又回到了大山的怀抱,听到了山泉的鸣响。
    从三月三到水边沐浴的伏禊节,到九月九登高揽胜抒怀的重阳节,一个个节日,就是一个个仪式,宣告着人与自然的同在,渺小的生命因而获得永恒的安慰。不仅仅是节日,平常的日子里,古人生命的存在也是借助自然以观照的。“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惠而好我,携手同行。”“开秋兆凉气,蟋蟀鸣床帷。感物怀殷忧,悄悄令心悲。”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”而我们现在的生命历程剥落了与自然的联系,更多的是用冰冷的数字说话,今天几月几日,现在几点,今年几岁等等。对此不知是喜是悲。
    而且现在虽然建筑是越来越高了,但可登临之处,是越来越少,山头不高的,被削平,建了别墅;太高的建了索道,人被当作货物运来运去。到处是人类征伐打砸的痕迹,自然一再退缩,但仍不免遍体鳞伤。
    九月九日眺山川,不知何时才能回归自然,用心去倾听那雨中山果落,灯下草虫鸣的自然的音乐,不知几时才能在登高时,感受到人与自然和谐的气息。
 
[返回 ]
 
| 隐私保护 | 法律公告 版权所有:森宝(企业)集团 闽ICP备16020884号